被憎恶的不是张大大,而是娱乐圈的臭偏差

有幸采访过张大大。   就是最近在《吐槽大会》上拿“网友集资暴打自己”当人设舞的张大大。   那是前年,在一个综艺发布会的媒体区,说好的有7、8个明星接受群访。   流程表上写的群访时间是晚上7点,但等到快8点也不见半个人进来。   其实早就习惯了。   采



有幸采访过张大大。
 
就是最近在《吐槽大会》上拿“网友集资暴打自己”当人设舞的张大大。
 


那是前年,在一个综艺发布会的媒体区,说好的有7、8个明星接受群访。
 
流程表上写的群访时间是晚上7点,但等到快8点也不见半小我私家进来。
 
着实早就习惯了。
 
采访过大大小小那么多艺人,能马上想起来的,守时的明星,只有几个老港星。
 
其中有一个跟我讲过,在他们TVB,梁朝伟化妆,也得跟别人一起排队。


内娱一定不是这样式儿的。
 
特别是那种好几个明星凑在一起的场所。
 
TA们什么鸡毛蒜皮都要争。
 
谁先出化妆间,谁先乘电梯,谁先入场落座,谁最后退场,然后又是谁先乘电梯,谁先回化妆间……
 
哪怕是同公司的明星,都要为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,推拉个没完没了。
 
争的效果固然就是浪费了其他环节和其他人的时间。
 
有记者不耐烦了,说他们再不来我们就撤了。
 
有个不知道毕没结业的小姑娘,挂着个事情牌,进来说:


“张大大马上就来了,先生们可以先采访他。”







好家伙,她不说还好,一说我们更想撤了。
 
前半秒,人人还故作有修养,面面相觑。
 
后半秒有人绷不住,来了句:他不来也行。有人想采访他吗?
 
没人接话,都在憋笑。


 
为什么人人都憎恶张大大?
 
着实他主持水平不差的。
 
不算何炅这种几十年出一个的大物,娱乐主持人的水平,着实常年被谢娜、吴昕、杜海涛们界说着。
 
只要看过张大大主持的大型晚会,应该就能感受出来——
 
他的控场能力、临场反映能力、谈锋等等,凌驾上面那几位一大截照样没问题的。


张大大同伴迪丽热巴主持《缔造营2019》成团夜

听过一个爆料,说某选秀原定主持人是他。
 
某大咖主持不乐意了,亲自联系了相关负责人,说你们别用张大大了,照样我来吧。


然后顺遂取代了他。
 
谁人选秀办得挺热闹,规模也很大,是谢娜、吴昕、杜海涛们主持不动的水平。
 
这些人常年由于营业能力和名气不匹配,被观众嫌弃。
 
张大大营业能力明显是可以的,怎么更不招人待见呢?
 
恰好《贵圈》今天发了一篇张大大的采访。

问题就是:《
骂张大大成了人世正义,张大大怎么看
》。
 
看完张大大的看法,我终于找到了谜底。
 
由于他聚集了娱乐圈种种让人憎恶的习气于一身,而且推向极致。
 
好比卖惨。

那篇采访里,特别强调了张大大一进门,就打开外卖盒子,边吃边聊。

文里详细描述了外卖盒子的质地是塑料的,餐具是一次性的。

菜品是豆皮和鸭胗,菜上还汪着红油。

作为通俗读者,感受作者意在强调他吃最通俗的伙食,不端架子,而且很忙很累。

配上靠山先容:他破晓刚忙完上一个事情,睡醒厥后不及用饭,就跑来做采访。

另有张大大本人的说法:

“累得心肌缺血,天天含参片、参丸、红参姜,喝中药。”

“你知道其他艺人有多拼吗?”

似乎还真是个又起劲又疲劳的打工人。



往前倒推个十年,可能另有人爱看这种故事——

明星多不容易,拍戏环境多艰辛,事情量多饱和,整天连轴转;

还不被人明白,受了委屈只能往肚里咽,网友总盯着TA们的头发丝、小脚趾盖挑刺儿……

对不起,这种故事早就过时了。

 

真正的打工人不只是为了老板没日没夜地爆肝,还必须知足另一个条件:
 
无论怎样起劲,终其一生也只能是在底层打工。
 
年轻人上升通道急速缩窄的几年,恰好是大资源入场娱乐圈,明星待遇疯涨的几年。
 
通俗人和明星的阶级壁垒越来越厚。
 
甚至不再是商品和消费者的关系,反而更像镰刀和韭菜。
 
通俗人比明星累多了,除了粉丝,没人有闲情逸致去心疼明星。



贾玲在央视《面对面》节目采访中提及,以为现在说自己昔时苦不合适

况且张大大没有粉丝。
 
虽然主持先天不错,但出道十年,竟然没有一档招牌节目。
 
以至于没多少人知道他着实挺会主持。
 
没有牢固节目,也就没有圈粉机遇。
 
在综艺里做副线,为了博镜头,种种用力过猛。



火箭少女101结业典礼上,被成员抚慰的张大大
 

网友讥讽,张大大才是刚刚遣散的成员



最著名的,是在《我是歌手》那次。
 
他做谭维维的“音乐合伙人”,歌手在台上演出,他在台下演出。
 
自编自导一出痛哭戏码。


眉毛眼睛向下耷拉成两个八字;
 
手捂住嘴角,虽然看不见眼泪,但照样哭到弯腰驼背,无法自力行走。





还不忘冲镜头摆摆手,示意自己难过到无法言语。
 
反过来让谭维维搀扶他,抢尽了歌手本人的风头。
 
情绪来得过于突然和凶猛,以至于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 
场外旁观的李健满脸问号,说了句:这人谁啊?
 



厥后在另一个综艺里,张大大又提起这一段。
 
不知道是为了做效果,照样说真话。


大特写下,张大大瞪大眼睛,一脸严肃地说:我那时那么哭,就是为了红。





 
这话说晚了,自黑已经不能帮明星洗白了。
 
张大大应该杨幂学习一下自黑的精髓。
 
就是绝不能黑到点上。
 
杨幂的自黑项目,要么是发个配合网友玩梗的微博,内容无非是“脚臭”“头秃”这些无关紧要的话题,没人认真。



要么是揭晓类似“我是人设崩塌的杨幂”这种金句。
 
金句的灵魂,就是看似意味深长,着实啥都没说。
 
杨幂可不会拿演技差或者演戏态度认不认真这种事去自黑。
 
黑到真黑点,那就不叫自黑,叫自杀了。
 
张大大想洗白,应该换套说法,好比讥讽自己哭得丑,或者怎么都挤不出眼泪。


而不是把“我就是在观众眼前作假”这种大真话给秃噜出来。



 
张大大跟杨幂是好同伙,也可能是阶段性好同伙,加上杨颖,三小我私家组了个团。


有段时间,经常在微博互CUE。



 
那两个女明星,没能帮张大大扳回一城,反倒让他的声誉雪上加霜。
 
由于她们的路人口碑也不怎么样,都有个“爱炒作”的标签。
 
这三人秀友谊,着实过于像商务营业,搞不好还签了战略互助书的那种。
 



我也不是说这三小我私家一定不是真同伙。
 
甚至以为哪怕就是商业行为,也无关紧要,在商言商嘛。
 
而是他们凑在一起,让人想到了娱乐圈又一个操作——抱小团体
 
抱团行为和势利眼是自然挂钩的。
 
内里充斥着山头文化,拜高踩低,倾轧异己……
 

张大大自嘲作怪



不会有人对这种抱团行为有好感。
 
由于能成为小团体焦点,成为既得利益者的,总归是少数。
 
多数人都是受害者。
 
要么是被倾轧的谁人,要么只能给年老大姐当打手小喽啰。
 
许知远在《吐槽大会》上说:
 
憎恶张大大是一种征象。我们这个时代会有人由于被黑而走红。
 







可我以为张大大并不享受这种征象。


爱卖惨的人,都是偶像负担重的人。
 
张大大台前接受了这小我私家设,那是没辙。


不接受就只能真的在娱乐圈消逝了。
 
他台前狂吐槽自己。


效果到了后台补采,就又最先卖惨,说:“若是人人骂我能解压的话,那骂我是件美妙的事情。”
 
弹幕都在拥护李诞对他的评价,怎么这人一开口说自己的话,就那么憎恶。
 
一个异常在意别人看法的人,不可能享受“由于被骂走红”这件事。
 
他吐槽自己“人不犯我,我不犯贱”后,险些说不下去。


偏过头,侧对着观众,直咧嘴。
 

狠狠点了好几下头。






这是他难过的一次露出真情实感。
 
那真是咬着后槽牙,逼自己说出来的话啊。
 



“憎恶张大大是一种征象”,可以换个角度解读。
 
我们憎恶的不是张大大,而是张大大代表的娱乐圈里的恶臭习气。
 
着实娱乐圈也不过是个高度浓缩的小社会。
 
也许我们不是憎恶张大大,也不是憎恶娱乐圈。


而是憎恶虚伪的人情社会里,那套“见人下菜碟”规则吧。




将【文娱后台】设为星标,就可以更快看到更新啦

第一步:点击顶部蓝字“文娱后台”,进入民众号主页
第二步:点击右上角“···”
第三步:点击“设为星标”












观众缘不是玄学,是科学

Was this helpful?

0 / 0

Subscribe
Notify of
guest
0 Comments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
0
Would love your thoughts, please comment.x
()
x